返回

第四章:回忆?一吻定情

菜单
    见到谨萱,是在她给天熙打电话的两天后。

    天熙萎靡不振在异地他乡的房间里宅了两天,每天仅依靠一顿外卖餐以维持生命存活。不过还好,天熙一直都是别人眼中极被羡慕的那种消瘦身材,也习惯了这种每天食物的少量摄入。她有时候甚至在想,如果真的是遇到什么紧急状况,每天保证只喝几杯水,估计她也依旧能不需要见着老鼠就眼睛发光而体面的活个几天。

    原本天熙是谁都不想见的,只想这么静静的独自待一段时间。但对于她来说,谨萱是特别重要的朋友,她更像天熙的亲人,虽然她们俩同岁,也相差不了几个月份,但谨萱一直都能够像个大姐姐一样的去照顾和体谅天熙的感受。

    对天熙来说,日常对形象的维护,是件非常重要的事,而谨萱是一个为数不多的,她能够不洗头发也愿意见的朋友。

    谨萱敲门时,天熙就知道是她,因为天熙只给谨萱留了她在这座城市的具体居住地址。

    “傻丫头,我来了。”

    天熙开门就看到谨萱头戴一顶时尚的黑色贝雷帽,帽檐压的有些低,但还是能够看到她略微有些发红的双眼。天熙心里很清楚,谨萱是因为担心她,才会这样着急安排处理完手边的事,就穿越几千公里的距离来到她身边。

    那一刻,天熙真的有一些哽咽,虽然对于谨萱要来看她这件事,天熙一点也不吃惊,但那种在异地他乡,带着消极情绪独自面壁不愿出门的天熙来说,在见到谨萱出现在眼前时,还是会心里瞬间被温暖到。仿佛被冻了许久的冰块,只要温度够高,还是一样可以将其融化的感觉。

    但天熙考虑到不想把太多的悲伤传递给她,她就也还是咬牙忍了忍,勉强将眼泪生吞了下去。

    可也许是因为成为闺蜜的时间太长,她们相互之间过于了解,早都有了默契,当谨萱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进门时,那一句“没事,别怕,你好姐妹我在呢。”说出口后,天熙终于还是没忍住的哭了起来。谨萱安慰的拍拍她,没有更多的语言,却已成为了天熙最大的精神支柱。

    “谨萱,你都不知道,我自从莫名其妙的长了颗泪痣后,就总是容易哭,过段时间,我得去美容院把它给祛了。”天熙一边抹了抹眼泪,一边看着谨萱笑着说,两个姑娘都嘿嘿笑做一团,仿佛那一刻,这两个好姐妹就又都回到了校园中那无忧无虑的青涩时光。

    接下来,就是谨萱忙碌的身影,她衣服都没来得及换的去了厨房,拿出自己购买好的各种西餐食材。意大利面、番茄酱、培根、口蘑、秋葵、淡奶油……还有好多家庭必备日常调料。她知道,像天熙这种生活白痴基本上是很难自己做饭的,于是在来之前就提前准备好了一切。

    客厅里塑料袋大包里,还装着那些谨萱买给天熙的她喜欢的各种零食,棉花糖、夹心饼干、巧克力棒、糖葫芦、板栗糕、大福等等。

    “大家都说,吃些甜食容易让自己感到快乐,里面都是你爱吃的。”谨萱看天熙正在看袋子里买来的零食,就对天熙说道。

    谨萱一直以来,都是一个让天熙特别羡慕的姑娘,她不仅漂亮,而且很有想法,对自己的生活和梦想也能够保持执着的热情。不论遇到什么事,她总是好像拥有魔法一般的能让事情都顺风顺水的进行下去。谨萱仿佛具有逢凶化吉的力量,能够让所有事情都转危为安。她就是那种,无需谁的光芒,她就是自己太阳的那种女孩。

    “好啦,快来尝尝我做的培根奶油意大利面。”谨萱将精致的餐食摆在桌子上,然后手脚麻利的收走了桌子上本来随手堆放着的各种吃不完的外卖餐盒。

    “等你吃完饭,咱们一起逛逛商场去,买买衣服,吃吃小零食,再来一杯味道浓郁的饮品奶茶什么的,放松放松。”谨萱一边说着,一边在厨房中忙着收拾刚才因做饭而凌乱的厨房。

    冬天的南方小城,出门时可以略微让那些爱好时尚的青年男女,有了更多时尚装扮的余地,在北方总是到了冬天要放“只要温度不要风度的标准“,而在这里却不需要。虽然整个冬天也会遇到那种户外湿冷到需要厚衣服包裹才能生存的时刻,但持续时间并不长,所以对于她们俩这种北方女孩来说,这种户外气温,已经算是冬日里最好的礼物了。

    谨萱穿着一个稍厚些的短款收腰小外套,冬日里一袭小短裙,外加上保温美腿神器和一双过膝长靴,再搭配她貌美的颜值。和这样的闺蜜走在一起,天熙仿佛已经被她这种神采奕奕的气息所感染到了,和她的欢声笑语间,让天熙感觉渐渐到,已经从那些不快中逃离了出来。

    “不如去看场电影吧。”谨萱提议道,天熙微笑着点头。也对,看看电影,可能有利于自己转移转移注意力,天熙心想。

    “哇,影院怎么有那么多人呀。“顺着谨萱手指的方向望去,确实看到有不少人簇拥在一起,中间围着一个小舞台,舞台上站着个头发梳的光亮,穿着小西装的男孩子正拿着话筒,看上去是主持人,一手拿着话筒,一手举着些小奖品的在做活动。

    簇拥着舞台的人群中,大家争先恐后的举手示意,要回答台上提出的问题赢奖品。

    “好了,大家都不要着急哦,一个个来,我们今天准备了好多奖品。“主持人微笑着安慰台下积极参与的人群。

    “来,红色衣服的男生来说一句,你知道的,那些和爱情有关的语句。“

    “很多人在一起不是因为喜欢相处,而是因为害怕孤独。”

    “好的好的,来,我们的工作人员给他送出一份电影《超时空同居》签名精美笔记本一份。”

    “来下一位,那个黑衣服的女孩。”主持人从人群中点名了一个举手的姑娘。

    “人总是贪婪的,就像最开始,我只想知道你的名字。”

    “好的好的,我们工作人员再送出一份礼物。”

    回答问题的姑娘欣喜的从影城工作人员手中接过了礼品。

    主持人点中了一个站在人群最前排,一直积极举手想参与的男孩。“我们来最后送出一份奖品。”

    “人真多呀,影城今天看来有活动,咱们电影还看吗?”由于现场人多,声音比较嘈杂,谨萱只能用手挡着嘴巴冲着天熙的耳朵大声问道。

    “咱们还是走吧,电影就不看了,人太多。”天熙一边大声回应她,一边拽着她的胳膊往外走。

    “我印象中的这句话,稍微有点长,是以前看过的电影《前任攻略3》里的”。本来只是现场参与者一句简单平常的回复,可那句《前任攻略3》的字眼,此刻对于天熙来说,却显得异常突出和刺耳。

    “两个人散了是因为一个人以为不会走,一个以为会挽留。你以为我不会走,我以为你会留,最后我们说散就散。”

    “好的好的,游戏结束,恭喜最后这位获奖者。“

    现场发出了对活动举办的阵阵掌声。

    那时候,只要听到和上官子渊有关的事,天熙就会忽然这样茫然若失,好像深一脚浅一脚的踩在淤泥里的感觉,仿佛那一刻,她忘记了自己是谁,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干嘛,脑中只会浮现出她和上官子渊在一起的时光。

    “好可惜哦,今天也没有看成那个电影,《超时空同居》好像据说讲的是一男一女穿越时空相爱在一起,这个内容听起来好浪漫呀,如果这种事发生在我身上,我一定会好好把握,哈哈……”

    天熙恍恍惚惚的听着谨萱说着什么,只觉得思绪已经完全游离回到了过去……

    在林佑的邀约下,天熙和子渊一起来到了相约好的活动影院。自那天晚上子渊单独送天熙回家之后,他们相互之间的情愫就开始逐渐升温,天熙甚至能够明显的感觉到,即便她和子渊看似还是像之前一样的相处,但彼此的感觉已经完全不同了。他们的相处好像越发的有些害羞,即便是因为走路稍微靠近一些距离,天熙仿佛都能够听到子渊心跳加速的声音。那一刻天熙知道,是爱情来了。

    “你俩今天不光看电影了,还得给我帮帮忙。“林佑一边摆弄桌子,一边抬头对着天熙和子渊说。

    “哦对了,这是我一个关系不错的朋友,叫优璇。今天就是她们公司举办的活动,她一个人有点忙不过来,你们一起帮忙哦。“随着林佑的介绍,天熙望向林佑介绍的朋友。

    个头165上下,小尖脸,眼睛不算大但透露出一种看谁都很暧昧的气息,嘴唇很薄,看上去伶牙俐齿的模样。

    对天熙来说,认识朋友时的第一眼很重要,如果最初的气场就觉得有些不对味,那么之后也可能难成为很好的朋友。她有时候会固执的这样认为,虽然这种观点并不是完全正确。

    于是,天熙、子渊、林佑,跟着这个新认识的优璇,在她的安排下,紧锣密鼓的筹备着当晚的活动,布置签到台,准备活动需要的电影小礼品,引导当天到场的观众以及媒体朋友和影城客户经理去活动影厅。

    他们各自忙着当天被分配的工作,天熙当天,需要坐在签到桌前和优璇一起引导所有当天参加活动的人员签到。由于她对优璇所处的行业一窍不通,所以只能够配合性的帮着她递递笔,公式化微笑着对所有那些她邀约来的客户和媒体人投以最礼节性的问候。

    而优璇则不同,一来,当晚的活动是她的主场,每个被邀请者她都认识,二是天熙猜想着,优璇本身就是一个开朗活泼且放的开的姑娘。当晚,天熙的这些猜想就已经被得到了证实。

    终于在忙碌完所有当天的活动流程后,他们走入了影厅,天熙的身边坐着子渊,另一边是林佑和优璇。

    在主持人开场的活动介绍和优璇在台上的互动环节之后,电影终于拉开了序幕。影厅关闭灯光的那一刻,天熙心中忽然涌起了阵阵的激动和紧张。可能因为身边有子渊的关系。

    天熙为了平静心情,慢慢念着电影开场时荧幕上的字,“华谊兄弟电影、新圣堂……“这时,她忽然感到耳边一阵细微的气息。

    “念什么呢?这么专注?“凑过来说话的正是子渊。

    也许是因为没有准备好他会距离我这么近的缘故,天熙紧张的打了个冷颤。

    在昏暗的场景下,她只见子渊抿嘴冲她坏笑了一下,然后靠回到了自己的座椅上。

    天熙只记得,那天的活动应该算的上是非常成功的,因为活动现场的氛围很好,不知道是不是现代人的感情经历都过于丰富,电影散场时,基本男女观众都在哭。

    让天熙印象最为深刻的,是结尾处女主哭着吃会让自己过敏的芒果,而男主则戴着孙悟空的紧箍咒,一直站在剧中人潮拥挤的中心广场,大声喊着“某某某,我爱你”,直到被警察带走。

    可能已经习惯了现代都市那些快节奏的爱情,天熙有些纳闷的看完后,自言自语嘀咕了句“误会解开在一起不就行了吗,哪里有那么复杂。”

    “哈哈。”她看到子渊斜眼看她时的一脸坏笑。

    “晚上你们都留下来一起吃饭吧,就是一些影院负责人,今天你们给我帮了不少忙,晚上一起吧。”优璇对着他们几个人说。

    本来天熙确实是不想去一个这样对她来说,谁都不认识的酒局,但看到林佑一直帮着优璇在说话,天熙也就没有再推辞。只要能够和子渊多待一会,其实怎样都好,天熙暗自想着。

    当晚的应酬是在一个20人的豪华包间里,她和子渊因为相对含蓄的缘故,都选择坐在了靠近包间门,不太引人注目的位置上。

    而林佑靠近优璇坐在了主宾靠左的位置,天熙一直都有点不太适应当晚那样的局面,一群人喜笑颜开的坐在一起,由于应酬酒局里,所有参与嘉宾相互之间也确实有一些互相不认识的同行,所以他们就只能每个人轮流被当晚的主角优璇介绍一番。介绍到子渊时,天熙竟看到了优璇眼里有光的一直盯着他。

    “到你了天熙“林佑提醒道。

    “哦,大家好,我是天熙,天然的天,康熙的熙,现在开了一个小小的心理咨询室。“

    “是心理咨询师呀,厉害了。“人群中一位年纪略大的中年男子捧场说道。

    天熙赶忙轻轻摇手说“没有,没有,不厉害,“并礼貌的回应。

    那天晚上,天熙只觉得时间好像过的很漫长,桌上大家相互敬酒,说着一些过分客套和相互吹捧的话语。大家从陌生到熟悉,再到红着面将彼此的距离慢慢贴近。

    优璇一会和身边的几位大哥模样的客户略微放低杯子,甜言蜜语的敬酒,不知是因为酒精作用,还是因为本来性格就如此,她时而用头靠着敬酒大哥的肩膀,时而小跑的穿插着和中间间隔好几个人的客户相互嬉笑怒骂的喝着酒。

    喝到兴奋处时,喊着好像是某位在场大哥的名字,最后,竟坐在了大哥腿上,对其用轻佻的口味命令对方,必须要把端着的酒一口闷了。

    天熙皱了皱眉头,低头准备夹菜时,正好看到了身边子渊给她夹放在盘子里的菜,心里一阵甜蜜。

    “来美女,初次相见哦,也是缘分,我们一会加个微信认识一下。“来找天熙敬酒的,正好就是刚刚她做自我介绍时,给她捧场的那位。

    “额,我不会喝白酒。“天熙彬彬有礼的回应对方。

    “这个……“大哥面露不悦。

    “没事,我来替她喝。“说话的正是在一旁的子渊,可能因为上官子渊已经慢慢占据了在天熙心中的分量,此刻,他危难时刻挺身而出为天熙挡酒的举动,让她有了一种仿佛被他紧紧拥抱的错觉,而且还是公主抱的既视感。

    “厉害厉害,酒量真好“子渊酒还没喝完,就看到优璇花枝乱颤的走到子渊身边。

    “咱俩还没加微信呢“,她看子渊下意识的望向了天熙,而且并无其他要加微信的举动,于是,优璇立刻扭头看向了天熙,补充道”对了,还有天熙,你们俩的微信,我还都没有呢,加一下吧。”

    在这样的一番对话下,子渊和天熙也就都不好再做推辞,通过了她的扫码。

    那天最让天熙没有想到的,其实是林佑。虽然和他认识了三年有余,可也一直算不上特别多的了解,至少,没见过他在酒桌上时的模样。

    他好像变了个人一样,能够和那些认识的,不认识的人,都在一瞬间打成一片,他像个酒场老手一般,一会主动敬酒,一会热情的接洽着来向他敬酒的人。

    喝酒后,面部通红的他,时而豪言壮语,时而放声歌唱,借着酒精的意味,大家也都不觉尴尬,为他的歌声鼓掌、喝彩,甚至喊着要让’他再来一首!’”

    应酬结束后,几乎所有人都喝多了,至少是都喝到了high点,有的哭着,有的闹着喊着要去第二场k歌活动。优璇对众人打了个响指,“各位二场走起来!“大家立刻欢呼雀跃了起来。

    唯有天熙和子渊选择了提前偷偷离开,他俩只和还算清醒的林佑悄声打了招呼,就立刻远离了这些半夜准备去继续消遣的众人。

    带着微醺,天熙和子渊并肩走在马路上,带着醉意,天熙的脑袋轻轻靠着上官子渊的肩膀。

    “那个,你会喜欢优璇那种类型的女生吗?“带着对优璇今天主动加他微信时的那份芥蒂,天熙试探性的问道。

    这时,子渊忽然紧紧拉住了天熙的手,俯身贴近她,说了句“我喜欢的是你“,然后还没等天熙睁大的双眼回过神来,子渊就温柔的吻向了她的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