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六十五章:撞击·诱人条件下的抉择

菜单
    人生仿佛是一道已知的难题,它总是会在每个不经意间,替你设置出一道道的拦路虎,令你无法顺利往前走,如果你选择逃避,那事情只会越发糟糕,越怕什么,越来什么。但如果你能够勇敢一些去面对,反而很多问题都会一点点迎刃而解。

    如果,一边是你至亲至爱的母亲,一边是你血浓于水,难以割舍的父亲,遇到父亲为了让子孙能够荣华富贵,永享安乐,从而以牺牲自己爱妻生命为代价一种交换,作为你,会怎样面对和处理这些事呢?你会怎样去面对自己这样的父亲呢?

    夕阳西下,天熙坐在一个硕大的房间里,她周围被一圈落地窗环绕,夕阳的余晖和那份温存,轻轻落在天熙的脸上,她的眼中,忽闪忽现的还隐藏着她刚刚拭去的泪痕。

    “你现在明白了吧?上官子渊所谓的那份对你难以割舍的爱意,其实都仅仅是你的以为而已,在他心底住的,是另一个和你模样一样,名字一样的女孩。”狄叔看似和善的面庞露出了一丝狡诈的微笑。此刻谁都看得出来,那个平日里看似忠厚老实的他,也许仅仅是为了更好生存,而戴着一副善于伪装的安全面具罢了。现在这个狡诈的模样,才是狄叔心底最真实的状态。

    天熙抬头看了看周围站着一圈的黑衣男子,再看看那个冷漠无情,自己曾屡屡听说,却初次相见的狄叔,她怎么也想不到,会以这样被要挟的方式,和上官家族的管家相见。

    在天熙曾经的世界观中,她一直觉得,天空仿佛永远湛蓝无比,太阳永远灿烂无边,不论马路上那些来往穿梭的人,拥有着怎样的年纪、性别、种族,她一直都觉得,所有人都应该永远微笑及和善,可这仅仅半年的时间里,她忽然从象牙塔里,快速经历了上官子渊的莫名失踪,林佑的被杀,优璇的自杀以及k哥的自杀,原本纯真的天熙慢慢感觉,自己的世界塌了。

    此刻,她还未从时空穿越的事件中彻底苏醒,然而此刻的她,竟然还要面对被一群陌生人在异时空被要挟的结局

    “所以,天熙小姐,你考虑好了吗?其实上官家给出的条件是非常丰厚的,只要你离开他,回归到你正常的时空,您下半辈子的荣华富贵,上官家都可以负担,这是非常划算的,你还可以再去找同一时空的,其他可以相爱的男孩子。”狄叔露出公式化的笑容,一板一眼的说完这些话,礼貌的等待着天熙的回复。

    天熙抬头看了看被那群黑衣男子挡着的,缝隙里露出的窗外景色,那是上官子渊曾经为了给她过生日,偷偷带她穿越到这个世界,登上这座高楼时,她曾经看到过的相同景色。

    ”狄叔,以前我总是在小说或者狗血电视剧里看到过类似于今天这样的情节,但没想到,此刻我竟然也能够真真切切的遇到这样的剧情说真的,我也就是寻常人家的姑娘,您代表上官家族开出的这个条件,真的特别吸引人但是,您可能不知道,我这个人用现在的话来讲,其实很傻很单纯,我从来不会去做那些不切实际的梦。在和上官子渊相识的那一刻,我简单的只是觉得认为,他是我喜欢的类型,后来经过那么长时间的接触与相爱,我发现自己越来越爱他。你可能不会相信,我的爱很纯粹,没有包含那些他的身份或者其他,我只是爱着他,简单的爱着他,仅此而已”

    说真的,对于此刻的天熙而言,她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她此刻,正存在于一个完全不属于自己的时空,自己眼前这些凶神恶煞的人,只会拿钱办事,替人消灾,即便现在让她一命呜呼,也不会有谁知道。

    天熙觉得,自己在这个世界的生命,可能就如草芥一般的被人轻视和无所谓。因为除了子渊和朋友外,根本没有人知道她存在

    可即便是真的也许在下一秒就被人“消灭”了,天熙内心的恐惧感却在一点点的消失,她也不清楚这究竟是为什么,也许,这就是爱情吧,即便有可能是在飞蛾扑火,即便对未来仅有的是一种迷茫,也愿意勇往直前绝不回头。

    此刻的天熙,仿佛忘记了自己所处的那些危机四伏,在她心里只觉得,此刻的,终于和上官子渊在同一时空了,他们此时正呼吸着相同的空气,被同样的阳光照耀着。

    天熙又在缝隙中看了看窗外那个她一点都不熟悉的场景,这是一个她完全不懂的世界,虽然看似和自己所处的时空完全一样。

    “敬酒不吃吃罚酒!年纪轻轻,却不懂得识时务!去!”狄叔使眼色示意身边的黑衣男子,其中几个男子立刻走到天熙身后,用手向天熙的脑袋砸去。

    那一刻,天熙在窗外洒入房间的余晖下,仿佛看到了上官子渊曾和自己在一起时的所有场景。

    那是高挑英俊的上官子渊初次站在天熙面前时候的场景,他们眼神交汇,互生爱意;

    那是子渊、林佑和她三个人一起嬉笑打闹玩耍时的身影,腼腆内敛的子渊不知道,其实在他偷偷看天熙的时候,这个姑娘同样的也在偷偷的注意着他;

    那是子渊第一次在酒局上男子汉的站起来替她挡酒,保护她时候的身影,那时候的天熙觉得,他迷人极了;

    那是天熙被子渊公主抱着,甜言蜜语的在她耳边,说着有多爱她的那些情话;

    那是上官子渊拉着天熙的手,奔跑在某个夕阳西下的午后,他们欢笑、自由,感觉所有相遇相爱着的一切,都刚刚好

    一想到这些,天熙的嘴角轻轻浮现出了一丝幸福微笑,刚才因为被人将头部猛烈撞击的缘故,天熙只觉得头一阵剧痛。

    就在她晕倒时,只感觉耳边一阵嘈杂的争吵打斗声,天熙感觉,自己眼前好像模糊的出现了上官子渊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