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七十一章:洗钱·肮脏的交易

菜单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天熙的档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还写着死于海难”瑾萱开口打破了沉默。

    “子渊,你之前告诉过我你的猜测,现在也看到了这份档案,我想你心里应该也已经有一定的答案了吧,可以先告诉我们你所知道的那些事吗?”天熙神情忧郁的看着上官子渊。

    “好我都告诉你们”几个人都望向了他,等待着被解开的谜底。

    “在这个时空里,我和一个,拥有着和天熙同样名字,相同举止和同样面容的女孩走到了一起,但因为家庭悬殊太大的缘故,我们的相爱遭到了父亲的反对。父亲先是让狄叔对我进行了口头警告,后来见不奏效,也亲自和我说过,强制性让我们分手的话,父亲觉得,家族的事业未来也由我和未扬来继承,所以婚姻也不能随随便便就按照自己的心愿去完成,一定要将利益最大化才可以。但我和天熙非常相爱,怎么可能因此而分开呢。后来”上官说到这里,有些迟疑。

    “后来怎么样了?”瑾萱和天熙都很着急想知道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催问道。

    “后来有一次,狄叔曾经按照父亲的旨意,威胁过我一次”

    “威胁?怎么威胁你的?他对你说什么了。”瑾萱问道。

    “他的意思是,如果我还不和天熙分手,那他们可能就会威胁天熙。”

    “什么?!怎么威胁?这也太过分了吧!”瑾萱打抱不平的吼到。

    “那些日子,狄叔他们其实就已经对我开始进行软禁了,先是给我找了各种各样工作的事情让我特别忙碌,好没有时间去和天熙见面,后来又在那些工作环节中,给我安排了各种各样的女孩,试图让我分心和转变对天熙的心意,但都未果,情急之家,他们开始安排人去和天熙谈条件了。”

    “我的天,没想到这些电视剧中的烂桥段还真的是会上演在我们现实生活中的啊!”瑾萱有些吃惊的感叹了句。“那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呢?”

    “就是天熙告诉我的,那段时间工作的事情虽然被安排的满满的,但其实在这个过程中,我和天熙还是想尽一切办法隔三差五的就见面,这里,也曾是我们共同约会的地方。”上官子渊指了指他们所在的位置。

    “你们哦也可能说的是我们经常在海底约会?”天熙问了句。

    “嗯。”子渊点了点头,继续补充道“所以刚才,你下水后,说这里给人的感觉好熟悉,我才又会继续联想到这两个时空的天熙,会不会真的就是同一个人”

    “哥,那时候父亲和狄叔对你看管的那么严格,你也还能够继续和天熙坚持在一起,我也还是挺佩服你的,想必,这就是真正的爱情吧。”上官未扬感叹道。

    “可我还是没能够保护好她在我们偷偷约会的那段时间里,其实狄叔就经常找人跟踪我们,基本上已经发现了我们的很多约会秘密基地和行踪,不过,这些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当时,完全是置身于那些甜蜜当中的,根本都没有在意过那些其他事,直到某一天,当时公司安排我要出差三天,那时候也确实完全没有多想过什么,谁知等我再回来之后,我就再也没有找到过天熙”

    “再也没有找到?你的意思是她失踪了?”瑾萱和天熙忍不住问了句。

    “嗯,出差在外的时候,我们通过几次电话,后来因为比较忙,我们就约定好,等我回来之后就见面,可真的等我回来之后,却没有再联系到过她,打电话无人接听,去她住的地方找她,也找不到了”上官子渊无比失落的回复道。

    “怎么会一点线索都没有呢?他家里人有谁?或者她的朋友?她的同学那些你有联系过吗?”瑾萱焦急问道。

    “这些我的确什么都不知道那个天熙在我的这个世界里,也显得那样神秘我原本以为,我们还有很多的时间,能够有机会一起慢慢去了解彼此的情况,没想到却再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你们就再也没有见过吗?”

    “嗯再也没有见到过了”

    “档案里写的这个死于海难是什么意思,你现在清楚了吗?”天熙问道。

    “我有一天无意中听到了狄叔和父亲在讲话,说的是关于他们精心设置的一场海难,我隐约听到他们提到了天熙这个名字,但当时由于他们说话声音很小,所以我也听得并不十分清楚,所以也不能够确定,我也因此一直在查询此事。现在从这个档案记录的内容来看也许我当时听的没错,天熙的确是被”

    “是被你父亲和管家设计好的谋杀阴谋所害死的”天熙语气低沉。

    “天熙”上官子渊试图握了握天熙的手,但她的手立刻躲开了。

    “我知道,不论这个人是不是你,听到这样的事,你可能都感觉特别的难以接受吧”

    “是啊,为了破坏一段姻缘,竟然会动了杀心我的确是很难以理解的不论这个人死的到底是否和我有关系”天熙埋怨道。

    “好了,你们的心情我们也都是可以理解的,不过,你怎么会到我们那个空间去找天熙呢?”瑾萱继续催问道。

    “由于我一直找不到天熙,无法联系到她,那段时间我意志消沉了很久,我一方面还在想尽一切办法寻找她,另一方面,我也在试图寻找一些关于我父亲和狄叔做事的一些秘密。为了更好地了解和调查到那些事,我不得不又重新恢复情绪和状态,然后深入家族生意中,试图寻找出线索。”

    “那后来你发现了什么”天熙问道。

    “父亲当年发家致富,一直到现在生意做到如此程度的原因,是来自于他经过高人传授的跨越时空的秘密。靠着这样的方式,我们才得以将生意越做越大的。”

    “跨越时空赚钱?怎么赚钱的?我怎么有些不懂,难道是依靠着跨越时空这件事带客户旅行赚钱的吗?”瑾萱不解。

    “不不不,跨越时空这件事是一个天大的秘密,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不可能让人们大张旗鼓的去旅行。”

    “那靠的是”

    子渊考虑了一会,才又继续说道。“靠的是帮那些不同时空的贪官,还有黑道上那些做毒贩生意,军火生意之类的人洗钱”

    天熙和瑾萱听到这一切,感到很震惊。沉默片刻之后,瑾萱才继续说道,“你的意思也就是说,你们家族,在帮那些不同时空里这些肮脏的坏蛋转移非法财产?!”

    “嗯是这样的。我开始也并不知道这些,我们家族中,因为有很多明面上的生意,上次带天熙去的那家非常高档的西餐厅,以及楼下的百货大厦,经融公司那些,都是我们家里可以拿得出手的,不需要掩盖的明面上的生意,但那些有赚有赔,只是为了好看而已,当时父亲也都是安排我在做那些事,后来等我深入其中的时候,我才慢慢发现了这个秘密。实际上,家里做的最大的,不被发现的是通过帮那些不法分子跨时空的做洗钱和存放一些赃款赃物来收敛巨大的财富。因为那些来路不明的钱也好,脏污也罢,不论存在哪里都是不安全的,都是有可能会被人发现和抓住把柄的,很可能就会因此而送了人头,而像这样跨越时空,才不会被任何人发现,而我们,也能够从中获取到非常高额的利润。”

    “未扬,这些事你也都知道的吗?”瑾萱扭头看了看上官未扬。

    “嗯我也都是后来才知道的我母亲去世之后,我就意志消沉了很久,直到哥哥开始逐步深入到家族生意,我才也渐渐得知了这个秘密”未扬回答道。

    “我也曾试图劝过父亲,让他能够尽早的收手,可是”

    “怎么可能收的了手?帮着不同时空所有的非法分子逍遥法外,就是你们家族安身立命的主要手段,丢了这个技能,还怎么拥有如此巨大的财富”瑾萱没好气的回应了句。

    “我们也不想这样的如果可以选择的话,我只想要和天熙在一起,我只想让我们的母亲都好好活着”上官子渊说着这些,一度哽咽。

    “你的意思是说,你们两个人母亲的死,并非意外?”

    “嗯,极有这种可能”

    听到这句话,几个人又再次陷入了沉默。

    “我就是为了要详细的查询到,我和未扬母亲真正的死因,家族洗黑钱的这些肮脏交易,以及天熙究竟是死是活,才只能这样每天像卧底一样后来,我了解掌握了跨越时空的秘密,才去到了你们那个时空,有一天去帮我父亲拿一件艺术品时,才看到了你”子渊看向了天熙。

    “你的意思是,你其实早都已经见过我了?并不是从林佑介绍那次才知道我的?”天熙显得有些吃惊。

    “对,我是在你舅舅那边拿艺术品的时候,无意中见到你的,你那时候正在他的艺术馆里,我第一眼看到你时候的那种吃惊、兴奋和各种各样说不出的心情,你可能都无法感受到总之我的情绪非常复杂”

    “那你又是怎么通过林佑找到我的呢?”天熙问道。

    “因为林佑是我们在那个时空的对接人虽然他并不清楚我们跨越时空的这个惊天大秘密,但我们会安排他做一些跑腿的对接工作。”

    “你说什么?!!!”天熙感觉自己好像陷入到了一个巨大的骗局之中

    “嘘”上官未扬用食指在嘴上比划了一下,示意让他们都安静,他隐约听到了洞穴口有一些动静,仿佛有谁在门口正在偷听他们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