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14章今夜王爷不回来

菜单
    “老爷,芷儿从小心善,这事明显都是怨环嫣那丫头。”赵书凝没好气地道。

    顾忌如夹在中间,左右为难。

    无论为人如何,都是当爹的管教不严,可手心手背都是肉,想着让絮儿出出气,此事也就揭过了。

    顾南絮一步一步朝顾浅芷走过去,吓得她颤抖地不停向后挪:“你要干什么,你别过来!”

    赵书凝身旁的下人们想要上前阻止,却被苻亦安不咸不淡的声音叫住了:“回来,我家温柔贤淑的王妃正管教妹妹,我看你们谁敢上前?”

    那几个人立刻腿软跪了下来。

    顾南絮揪起顾浅芷的衣领,将她按在假山上:

    “顾浅芷,姐姐是不是教过你,人要学会知足,否则把自己推到那悬崖边上,我不但不会救你,反而会给你一脚,听到了吗?”

    “听……听到了……”顾浅芷低声啜泣,都不敢大声言语。

    顾南絮低声附在顾浅芷耳畔,给了她最后一个台阶:“嗯,很好,我问你最后一次,环嫣害星舒之事,你是否知晓一星半点?”

    “我……”顾浅芷眼神处处躲闪,不安地看向赵书凝。

    看见赵书凝眉心紧皱地摇摇头,顿时明白了似的,闭着眼睛哭喊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姐姐不要再逼我了!我也是受害者!”

    顾南絮的瞳孔仿若顷刻间化为一潭深不见底的水,越瞧越瘆人。

    她微微上扬起唇角,二话不说又是一巴掌,力度比方才那个重了一倍。

    “顾浅芷,星舒若是出了事,我不会放过你的!”

    顾南絮此刻的嗜血眼神,是顾浅芷接下来多年的梦魇,久久挥之不去。

    她举止大方地行礼道:“爹,女儿不孝,先离开了。”

    “去吧。”顾忌如叹了口气摆摆手,自己这身子骨,不知道还能看着她们折腾多少年。

    “摆驾回府!”顾南絮霸气地甩袖,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我家王妃今日所受屈辱,本王会慢慢让恶人偿还,岳父大人,告辞。”

    苻亦安冷睨着众人,带着江玮宸和顾长庚一同离开了。

    那日,听闻丞相府二小姐死了心腹,足足哭闹个把时辰,这才肯消停。

    那日,听闻丞相府大小姐丢了心腹,眼看找遍整个长安,亦不知所踪。

    一年后

    安王府流光阁

    “嫂子!嫂子!”

    远远地便听到江玮宸的声音。

    院里的顾南絮立刻堵住耳朵起身朝屋走:“长庚啊,就说我不在。”

    顾长庚冷着一张脸点点头。

    “嫂子,躲哪儿去啊?”

    江玮宸一下子出现在顾南絮身边,笑嘻嘻地瞅着她。

    顾长庚突然持剑拦在顾南絮面前,盯着江玮宸的眼神除了冷意还有森然。

    江玮宸连忙作揖:“行了顾兄,真是怕了你了,我今日真的有要事。”

    “长庚,给我削个苹果。”顾南絮敛裙坐在院里的石凳上,拄着脸颊倚靠在桌旁。

    顾长庚拿过一个苹果稳稳抛在空中,三两下便削好递了过去。

    顾南絮闭着眼睛沐浴着阳光,一边吃一边轻启朱唇:“你说你整日不是去湘梦楼,就是神出鬼没来我这流光阁,怎么,上次被打的伤都好了?”

    江玮宸立刻收起折扇捂住脸。

    某日,他因夸奖了顾南絮一句“比湘梦楼的头牌好看”,被苻亦安和顾长庚好一顿胖揍。

    江玮宸顿时觉得怂了:“嫂子,我错了!以后再也不乱说话了,你也知道我武功差,就别虐我了成不?”

    顾南絮起身上前,一把夺过江玮宸手中的折扇,敲了一下他的脑袋:“说吧,找我何事?”

    顾长庚默默退下了。

    江玮宸听了立刻嬉皮笑脸地凑上前:“下月初便是圣上大寿,如今还有半月时间,这各国前来贺寿的使臣已经陆陆续续前来苻国了,我们也该准备了是不是?”

    虽说如今的局势,是苻国、袁国与夙国,三国鼎立。

    可谁人不知,袁国与夙国是以苻国为首的。

    顾南絮持扇一下一下地轻敲下巴,薄唇微嘟:“安安最敬重圣上,此次又是我们婚后赶上的第一次圣上寿诞,的确马虎不得。”

    可越是荣华富贵享不尽之人,越是想不出究竟该送些什么为好

    江玮宸嘿嘿一笑道:“嫂子,我有第一手消息,黑虎寨抢去一个上古白玉雕刻而成的莲花砚台,据说常傍身侧还有延年益寿之功效。”

    江炜宸眨巴眨巴眼睛瞅着顾南絮。

    顾南絮挑挑眉笑了起来,眼角的泪痣为她增添了好几分古灵精怪:“我们一同去取出来?”

    “今夜王爷不回来。”江玮宸贼笑兮兮。

    苻亦安被宣入宫,助圣上与众皇子一同商议迎接使臣等大事,今晚回不来。

    顾南絮点点头:“好,我们晚上见。”

    “子时,东巷口,不见不散。”江玮宸风流地甩开折扇,意味深长地笑着离开了。

    他这最后一句话,和那欠打的眼神,都被顾长庚注意到了。

    回头看着他已然离开,顾长庚进屋将手中的桃花酥放至桌上。

    顾南絮一看到那盘桃花酥,眼神有些恍惚,她拿起一块咬了一口。

    “还是那个味道。”她满足地道。

    从小,顾南絮就喜欢丞相府那个神秘的糕点师傅做的桃花酥,他从不露面,可做得一手好糕点。

    一年前,星舒离开后,她越发思念这桃花酥,许是睹物思人,每次都是星舒为她端来。

    她更加喜欢吃桃花酥。

    于是顾长庚干脆将那位师傅请至安王府,说是日后王妃吃起来,也就方便许多。

    子时

    漆黑的夜里总不会那么平静。

    一个黑影似乎受了重伤,一路逃到了安王府旁边的小巷。

    想着翻过这面墙便是王府,兴许那伙人不敢进门叨扰。

    这会儿,顾南絮刚好悄咪咪走到了墙角,确定周围没人时,施展轻功一跃到了墙头,她几乎没有停留,足尖借力空翻而下落地。

    这一年在轻功方面,顾南絮向苻亦安可“讨教”到不少。

    不过这回确切地来说……她并没有成功落地。

    谁知道下面还站着大个傻子?

    顾南絮直接朝那人砸了过去,对方也没有反应过来会有人从天而降,一下子栽倒在地。

    本来就受了重伤,这么一砸,对方直接昏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