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29章不沾片叶沾花香

菜单
    “大消息大消息!两件大事!”

    江玮宸一路举着扇子风尘仆仆地跑进来,连门都不敲。

    “谁踩你尾巴了,还是火烧眉毛了?”顾南絮不耐烦地朝江玮宸伸手,对方十分自觉地把九玄揽月白玉扇递到她手里。

    毕竟这也不是嫂子第一次拿他的宝贝扇风了。

    “亦安,嫂子,跟你们讲,长安城果不其然出了个莫名其妙的替死鬼,这事算是解决了。”

    江玮宸一掀衣摆坐下,啧啧地感叹着:“据说啊,当时的事情是这样的……”

    ————————

    “圣上口谕,案件移交刑部打理,念在绣衣司查案有功,赏白银千两,钦此。”

    明公公亲自出马传的口谕,谁敢违背?只得无奈接旨谢恩。

    可司雪逸天生的倔脾气,固执地坚持道:“明公公,这案子摆明另有隐情,卑职已查出……”

    “司领,咱家给你个忠告,铁面无私也得看对谁,圣上英明,自然会派人秉公办理。”

    ——————

    “事情就是这样,老明直接将人押走了,说着是押走,其实啊,就是八抬大轿抬进宫的,审查没多久就立案了,太子和顾二小姐无罪释放。”

    江玮宸虽是抱着看戏的心态,可心里也是觉得这次宫里插手地实在是太明显了。

    “听听,你听听,多着急就给放出来了,我就说父皇偏心,你就不听。”顾南絮赌气地一口咬下苻亦安喂过来的葡萄,还咬了一下他的手。

    苻亦安吃痛,轻弹了一下顾南絮的额头笑道:“南南,父皇从来都是明君,此事想来确与太子无关。”

    “我就是不明白了,都说你是父皇最宠的小王爷,这一年我怎么没觉得呢?还有母后也是,同样不是她生的,你看看宠的苻梓坚成什么样了!”

    名义上苻国皇帝爱民如子,对自己孩子更是没的说。自从亲生儿子流落在外,不惜一切也要找到。

    传言……很多很多,实际如何,只有他们自己清楚。

    苻亦安听了也沉默了。

    顾南絮挑挑眉继续道:“我嫁过来一年了,都有所觉察,你不是不清楚,而是你一直把父皇放在你心里最高最重的位置上,所以可以忽略他的一切不好。”

    门外突然响起了敲门声,接着便是顾长庚沉稳的声音:“王妃,有人求见。”

    “好!带去大厅,我一会儿过去!”顾南絮中气十足地吼了一嗓子。

    “嫂子,注意气质,气质!”江玮宸矫揉造作地学着女子撩头发,朝顾南絮抛了个媚眼。

    苻亦安慢悠悠地剥好一个葡萄,喂到顾南絮嘴里,忍住将一盘葡萄扣向江玮宸的冲动。

    “我哪儿来的什么气质?”顾南絮噘着嘴嫌弃地道:“本是同根生,苻亦安,那是你哥啊!”

    “那还是你妹呢。”苻亦安无所谓地拿起绢布为顾南絮沾了沾嘴角,又擦了擦手。

    顾南絮看到苻亦安已经擦了手,不爽地瞪了他一眼,又瞪了一眼葡萄。

    苻亦安无奈一笑,又剥了起来:“我提醒他多次,一天到晚揣着歪心思,百花丛中过,不沾片叶还能沾花香呢。”

    “我怎么觉得你这是说给我听的呢?”江玮宸敲敲桌子,以示“警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