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4章哪家姑娘如此不幸?

菜单
    安王府流光阁

    江玮宸悠哉悠哉地倚靠在塌上,手持九玄揽月白玉扇,有一搭没一搭地摇晃着。

    “江玮宸,谁让你进来的?”

    随着话音落下,一个身着蓝色衣衫的男子,温文尔雅自屋外走了进来。

    那一双潋滟的桃花眸波光流转,仿若泛着点点星光。

    他便是苻国赫赫有名的安小王爷,苻亦安。

    江玮宸听了,利落地收起折扇,不羁地笑了:“怎么才回来,去哪儿混了?”

    蓦地,苻亦安想起方才的事,泄气似的坐了下来:“你以为我是你?父皇宣我进宫。”

    江玮宸其实并不感兴趣皇上有何要紧事找他。

    可他能看得出来,苻亦安的脸色有些谜,说不上好,也说不上不好,试探着开口:“圣上派你去和亲了?”

    苻亦安:“……”

    江玮宸憋笑着起身:“行了,不逗你了,圣上有何事派遣?”

    “并非如此,父皇命我在众大臣之女名单中选一人,为我赐婚,我情急之下只得承认倾心丞相之女,谁知父皇快刀斩乱麻,恐怕明公公这会儿已经在去丞相府的路上了。”

    “什么?”

    江玮宸惊讶地起身感叹着,“太好了,你小子总算开窍了,日后别为难,有什么男女之事不解的,尽管问我。”

    苻亦安满脸无奈:“我不想娶别人,一直以来,我的心里都只有她,可若她以后知道了,会不会恨我?”

    若是她不喜欢自己,甚至深恶痛疾这场荒谬的赐婚,会不会离自己越来越远?

    六年前,苻亦安还是个小乞丐的时候,在长安街角遇到了一生中至为珍贵之人,那就是顾南絮。

    直到后来被圣上寻回,成为了最宠爱的安小王爷。

    他想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到玉佩之主。

    可是这六年生活宛如牢笼。

    父皇说:“安儿,你只有变得强大,才能护住身边的人。”

    所以他六年苦读圣贤,勤修武艺,直到最近才渐露锋芒。

    江玮宸将手搭上苻亦安肩膀,语重心长地道:“兄弟啊,你听我说,只要你成亲之后以她为重,无微不至关怀照顾,再无情的女人,还不是会被你俘获?”

    “你如此了解,怎会至今未娶?”苻亦安嫌弃地拿开他的手,“碰过无数女人的手,少碰本王。”

    江玮宸听了,立刻心中不悦了,赶忙反驳道::“什么叫至今为娶?那追我的女子,从安王府一直排到了长安城边的小树林你信不信?就今早,我爹还说为我去提亲呢。”

    “提亲?哦,又是哪家姑娘这么不幸?”苻亦安戏谑地挑挑眉。

    他哪里会想到,“不幸”的这位,是他家姑娘。

    “嘁,管他呢?我们快走,去见见未来的安王妃。”江玮宸早就坐不住了,拉着苻亦安就往外走。

    自从上月苻亦安得到玉佩之主是顾南絮的消息,那份本来漫无目的的思念瞬间变地如痴如狂。

    江玮宸也是由衷的佩服,苻亦安竟然能忍得住不去见她。

    他说:“我要以最好的我和她重逢,即使她以为,这只是初见。”

    丞相府前厅

    顾丞相和江尚书寒暄了好一会儿,顾南絮这才姗姗来迟。

    “爹,江叔叔,二姨娘。”顾南絮随意地问好,霸气地甩袖坐下,顾长庚和星舒一左一右站在她身后,气场碾压在场一众人。

    赵书凝听着顾南絮口中“二姨娘”三个字,怎么听怎么不舒服,脸色也有些不好看了。

    而顾忌如则一脸骄傲地道:“这就是我的大女儿,顾南絮。”

    如今顾南絮十八岁,出落地越发水灵。

    江尚书怎么看怎么满意,不住地点点头道:“好啊,是个好孩子,与我家宸儿很是般配啊。”

    顾南絮礼貌地回以微笑,确定了对方的目的,也没有了继续寒暄下去的意思:“江叔叔,您抬爱了,絮儿自幼与爹和二姨娘很是亲近,还想多陪他们几年呢。”

    赵书凝咬咬牙冷睨了她一眼:死丫头,一会儿你就得意不出来了。

    江尚书听出了顾南絮话里的意思,却也不气恼:“没关系,交个朋友而已,江叔叔没有别的意思。”

    他看了顾忌如一眼,老哥俩相视笑了起来。

    江尚书和自己的随从低语了几句,那随从点点头离开了。

    “姐姐!姐姐你别跟我闹了,能不能快把东西还给我!”

    突然,顾浅芷哭嚷着跑了进来,看到厅里这么多人疑惑地看着她,佯装不知道今日来了客人似的,慌张地请安:“爹,娘,姐姐……芷儿无礼了。”

    “胡闹!不知道有客人在吗!”顾忌如一拍桌子,吓得顾浅芷直接跪在地上哭了起来。

    “芷儿,这是怎么回事,平日里娘教你的礼数,都白教了是不是?”赵书凝冷着脸看着她。

    顾浅芷委屈地抬眸,与赵书凝对视了一眼,而后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又纠结地看了顾南絮一眼,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再次行了大礼:“求爹爹为芷儿做主。”

    “戏真多。”顾南絮轻声扬起嘴角。

    她本想着,若顾浅芷能做件人事,她便既往不咎,可如今脏水都快泼到屋里,她顾南絮可不是好捏的软柿子。

    此时,苻亦安和江玮宸已经到了丞相府所在的那条街上,再走几步就到门口了。

    苻亦安从未有过如此紧张之感,不知明公公是否已经到了,也不知道她会不会同意这门亲事。

    江玮宸刚要出声安慰,却眼见自家爹的贴身随从慌里慌张朝这边跑来。

    “刘未,你怎么在这里?”江玮宸晃悠着折扇,随意地问道。

    刘未惊讶地请安:“王爷好,少爷好……少爷,我正要找您呢,老爷为您提亲,被人家姑娘婉拒了,老爷想让我找您过去,培养培养感情。”

    “什么?婉拒?”江玮宸觉得不可思议,居然有人敢拒绝他江玮宸!

    “亦安,你必须陪我去看看,什么人敢拒绝嫁给我江玮宸!”

    “我的人。”

    江玮宸满脸问号。

    “若我没看错,你是从丞相府跑出来的,拒绝你家少爷的,是顾家小姐,对不对?”苻亦安得意地看向江玮宸,静静等着他的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