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5章 谁诬陷本王的王妃?

菜单
    “是,王爷所言没错。”刘未恭敬地颔首。

    江玮宸顿时尴尬了,连忙赔笑道:“亦安,朋友妻不可欺,这道理我最懂,况且这都是我爹的主意,我完全不知情,你可别迁怒于我。”

    说话间,明公公的轿子从不远处而来。

    “呦,安小王爷,江家公子,这是要往丞相府去吗?”明公公掀开轿帘下来,走至几人面前。

    “是啊明公公,我们想去一睹未来王妃的风姿。”江玮宸嘿嘿一笑道。

    “那随咱家一起进去听圣旨吧。”明公公满意地欣赏着苻亦安。

    从容不迫,不急不躁,一看就是办大事者。

    也是到了后来的后来,众人才知,看起来漠然沉稳的安小王爷不过是副面具。

    只有在自家王妃面前,他才会卸下面具,阳光地面对生活。

    四人刚踏进院里,耳边就传来厅里传来女子的哭泣声,且越往里走声音越大。

    明公公示意旁边的小太监不要出声,几人十分安静地绕过走廊,来到了大厅门外。

    没有露面,也没有要进去的意思。

    顾浅芷不知道自己接下来的陷害会变成怎样的闹剧,自顾自哭着道:

    “方才姐姐传我去飞絮院说了两句话,见我的镯子好看,硬是让星舒夺了去,平日里姐姐要我的东西也就算了,可这个玉镯……是娘亲的陪嫁啊!”

    “什么?我祖母给我陪嫁的玉镯,被絮儿夺了去?”

    赵书凝吃了一惊,又连忙意识到自己的措辞不对,深吸了一口气道,“芷儿,这件事……是不是你弄错了?”

    顾浅芷紧紧捏着手绢:“娘,芷儿一直觉得姐姐为嫡出,不应该与之争夺,往常受辱都罢了,可这玉镯是您的陪嫁,芷儿不敢赠予姐姐……”

    顾南絮无语地看着堂上女人这一出戏,心里恨得牙痒痒。

    这二姨娘不愧是戏子出身,教出了个好女儿。

    江尚书有些坐立不安,他倒是很赏识顾南絮的言行,举手投足,皆有大户风范。

    如今看来,难不成是个纨绔大小姐吗?

    顾忌如的脸色顿时不好看了,这顾浅芷非要让他在客人面前失了颜面吗?

    “絮儿,玉镯是你拿的吗?”

    顾忌如的语气并非质问,而是给顾南絮一个说出真相的机会。

    谁知顾浅芷立刻将话截了去:“爹,莫非就因为芷儿是庶出,所以您诸多不信任吗?”

    “老爷……我嫁给您十七年了,您难道都不相信我教出来的女儿吗?”

    赵书凝抽噎着,不住地用手帕擦拭本就没有泪水的眼角。

    “谁诬陷本王的王妃?”

    苻亦安再也听不下去了,一个破镯子,竟然影响他家王妃的心情!

    厅里所有人都朝门口看去。

    只见两名男子如同踏着光而来,一个身着蓝色华服,高贵而温柔,一个手摇剔透玉扇,风流且活泼。

    “丞相大人,您觉得王妃会抢夺一个破镯子吗?”苻亦安深邃的眸光定定地看着顾忌如。

    顾忌如顿时懵了,谁是王妃?

    顾南絮一脸茫然地看向来人。

    听着话里的意思,难不成自己是他的王妃?

    “参见安王爷。”

    顾忌如和江尚书还是一同匆忙行礼,其他人也都诧异地跟着行礼。

    趁着众人都低头行礼,苻亦安偷偷瞧了顾南絮一眼,四目相对之时,悄悄眨眨右眼笑了一下。

    而后很快恢复了之前的表情:“都起来吧。”

    顾浅芷被这两名男子玉树临风的模样深深吸引住了,若是能嫁给他们其中一人,也就不枉此生了。

    而顾南絮一度以为自己看错了,眼睛眨巴眨巴地瞅着苻亦安。

    “她真可爱。”苻亦安偷偷朝江玮宸低语。

    “咳咳……”江玮宸从未见过苻亦安这样的模样,赶忙转移了话题,“丞相大人啊,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江玮宸不停地冲自家老爹使眼色,让他千万别多嘴,没成想江尚书会错了意,笑呵呵地道:“安王爷,您怎么来了?”

    “本王来一睹未来王妃的风姿。”苻亦安微微一笑。

    虽然过去六年了,还是能看出她当年的模样来。

    顾南絮有种不好的预感,这种感觉比顾浅芷诬陷自己,还令人不安。

    “王爷,不知我在场两名女儿,哪个是您的王妃?”顾忌如赶忙问道。

    “圣旨到!”

    明公公也在门外站不住了,带着一左一右两名小太监,颇有气场地走了进来。

    众人皆跪地静静听着。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顾家有女南絮温婉贤淑,颇有大家闺秀之范,曾有缘一见,深得朕心,许是上天庇佑,朕六年前寻得小儿亦安,宠爱之至,思考良久,特赐二人成婚于七日后,封南絮为安王正妃,钦此。”

    七日?

    顾南絮滴溜溜瞪大了两只眼睛。

    “谢主隆恩。”

    顾家之人全都齐声应道。

    顾南絮也恭敬地行礼接旨谢恩,基本的礼数不能失。

    “丫头啊,恭喜啊。”明公公笑地眉眼弯弯。

    从进府起,他就不喜顾家那个哭哭啼啼的二丫头,还是这大丫头看着讨喜。

    一举一动都颇有王妃之范。

    顾浅芷顿时愣住了,凭什么她生来嫡出,还可以嫁入王府享尽荣华富贵!

    她踉跄着起身道:“恭喜姐姐,既然姐姐已经是王妃,荣华富贵享不尽,何不把玉镯还给我?”

    “什么玉镯?”顾南絮挑衅地看着她。

    “玉镯明明就在你手腕上。”顾浅芷有些慌了,趁着现在人多,是毁了她名声的最好时候。

    她焦急地走到顾南絮面前,拽过她的手掀开衣袖,见她果然戴着一个玉镯:“你们看!证据确凿!”

    明公公等人都看向顾南絮,没有出声。

    只见顾南絮十分沉稳地摘下镯子戴到了顾浅芷手上,乖巧地笑了:“妹妹,你喜欢什么跟我说就是,以后犯不着用这种卑劣手段,故意让姐姐下不来台。”

    “顾南絮,你什么意思?”顾浅芷眼中含着泪,心里顿时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

    顾南絮古灵精怪地瞅着赵书凝:“二姨娘,您好好看看,这是那只陪嫁的玉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