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6章原来真实的小王爷是这样的

菜单
    赵书凝不安地将顾浅芷拽至身侧,仔细端详着那只玉镯,这的确不是她的。

    顾浅芷怎么肯如此善罢甘休,可是肚子突然翻江倒海起来。

    刚才在汤里放的泻药居然这会儿起作用了。

    “既然不是,那絮儿先行告退了。”

    顾南絮喜滋滋地笑了,礼貌朝众人行礼,正准备朝外走去。

    顾浅芷突然比她还快,疯了一样朝外跑:“芷儿失陪了!”

    众人不明所以,只道是这顾家二小姐心虚,没了规矩。

    顾南絮路过明公公面前时率真地笑了,“日后劳烦明公公多费心。”

    “王妃哪里话。”明公公笑着道。

    “这七日,烦请诸位照顾好王妃,莫让她受半分委屈。”

    苻亦安严肃地说完,一把拉住顾南絮的手腕离开了。

    飞絮院前的小路

    苻亦安紧张地松开顾南絮的手腕,有些慌乱地低下了头,那模样似乎有些……害羞?

    我终于找到你了。

    六年前的稚嫩模样依旧近在眼前。

    从方才第一眼相见,他就确定,一定是她。

    顾南絮看不懂苻亦安脸红为何意。

    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双手环抱瞪着他,那模样像极被惹怒的小狐狸:

    “小王爷,成亲可以,但我们要约法三章。”

    她心里明镜似的,圣上赐婚,无力回天,更何况还要为爹和顾府着想。

    可她心有不甘。

    她一向不愿被拘束,所以她一定要在苻亦安面前,处处掌握主动权。

    苻亦安似笑非笑地点点头,倒是十分喜欢看她这炸毛的样子,故意佯装回了那副傲然姿态:“约法三章可以,但你要叫我夫君。”

    顾南絮愣了愣,下意识吞了下口水,装作没有听见似的继续道:“……第一、成亲之后分房睡,第二、不可剥夺我出府自由,第三、教我武功。”

    苻亦安温柔地开口:“好,都依你。”

    顾南絮依旧不解气,想了想又道:“还有附加条件,一旦你欺负我,惹我不开心时,条件可随时更改。”

    “那岂不是成了约法六章?”苻亦安小心翼翼地问道。

    “六章就六章!你同意了就行。”顾南絮终于得意地笑了。

    自古婚姻大事,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若是成亲,眼前的小王爷的确是最佳人选。

    苻亦安真的对顾南絮的笑容毫无招架之力:“你真的愿意嫁给我吗?”

    顾南絮点点头:“嫁给你好像也不错。”

    苻亦安难以抑制内心的欢愉,顿时回归了本性,原地跳一下阳光地咧开嘴:“不准反悔!”

    从此,赫赫有名的安小王爷,踏上了漫漫妻管严之路。

    “那你赠了我定情信物,我是不是也应该还你样东西?”苻亦安十分认真地道。

    顾南絮一瞬间怀疑苻亦安是不是有两副面孔:“什么定情信物?”

    “这个玉佩啊。”苻亦安说着,从怀里掏出那视如珍宝的信物,挂在手指上来回晃悠。

    那玉佩上面精致地刻着一个“絮”字。

    “记得,先填饱肚子。”

    “救命之恩,无以为报。”

    “我在丞相府等你!”

    ……

    儿时的一些对话还历历在目,顾南絮愣神了好一会儿,这才试探着问道:“小乞丐?”

    苻亦安点头如捣蒜:“是我是我,你当时说,在丞相府等我,此话可还作数?”

    顾南絮含情脉脉地注视着他,慢慢笑着抬起手。

    时间仿佛静止了。

    当苻亦安以为她会像曾经那般抚摸自己头时,顾南絮一把揪上了苻亦安的耳朵:“好你个小乞丐,怪不得六年也不见你登门,合着一直就在骗我!”

    深情款款,温柔似水,永远不会是顾南絮的形容词。

    “哎呦疼疼疼!”

    苻亦安白皙的脸又红了起来,嘴上不停喊着疼,手上却丝毫没有推开她的意思。

    万一自己挣扎的时候,要是不小心伤到她,那可就不好了。

    没办法,从现在开始,自己选的王妃,哭着也要宠下去。

    “今天就先放过你!”

    顾南絮终于松了手,拍拍手冷睨着他。

    “多谢王妃手下留夫。”苻亦安揉着耳朵赌气似的恭敬作揖。

    他给人的感觉,完全不像儿时随父亲入宫时,那些王爷大臣的冰山模样,仿佛谁都欠了他们八百吊铜钱。

    “什么夫不夫的,成亲前我们应该保持距离的。”顾南絮轻轻推开他,面带礼貌的笑意。

    “七日后,我一定会让你风风光光嫁入安王府!”苻亦安双手叉腰,微微俯视着比自己矮半头的顾南絮。

    顾南絮摇摇头砸吧着嘴:“啧啧啧,亏我以为你很高冷。”

    “亏我以为你很温柔。”苻亦安不甘示弱地反驳道。

    “选错人了?”顾南絮靠近了些,语气带着些许威胁,眼神似乎在说:小子,想好了再回答。

    “没有没有,怎么会,求之不得。”苻亦安嘿嘿一笑凑到她耳边,“走吧,带你去买礼物。”

    不错,孺子可教也。

    “完全看不出来嘛,现在玉树临风,实乃翩翩公子是也。”

    如今苻亦安和当时的小乞丐,举手投足,皆是天壤之别。

    苻亦安停下脚步,抬手揉揉她的头:“夫人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叫男大十八变。”

    顾南絮摇摇头甩开他的手:“没听过,对了,这道圣旨是你请来的?”

    苻亦安静静思考着这个问题,很认真地回答:“结果是我梦寐以求的,只不过时间上,父皇推波助澜了一番。”

    我定会待你如初。

    长安街集市

    熟悉的这条街,除了更加繁华以外,没有太大的变化。

    “小……”

    顾南絮脱口而出差点又是小乞丐,寻思着总归不太好,迟疑了会儿道:“王爷,这几年,可还来过这条街?”

    “从未,一直不曾有时间和机会。”苻亦安有些怀念地看着这里,从那日进宫起,要学习和注意的东西太多了。

    “喂!”顾南絮推搡着笑道,“有什么好惆怅的,无论何时来,这条街都在。”

    “说的也是。”苻亦安温柔地看着她。

    无论何时来,你都在吗?

    顾南絮嫌弃地道:“你这眼神看得我浑身不自在。”

    “走,带你买礼物去。”苻亦安十分自然地抓住了她的手腕,朝前走去。

    余光瞥见顾南絮玲珑的步伐,低笑着道:“可可爱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