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12章丢脸

菜单
    只是眨眼的功夫,于文凤的身体便扎进去12根银针。

    孟阳深吸一口气,面色凝重,一缕缕真气,从他手中缓缓地注入银针。

    “呼!”

    几分钟过后,孟阳深深吸了一口气,站起来擦了擦额头的冷汗,脸色虚白。

    实在是于文凤的病情太过严重,他几乎耗尽了身体中所有的真元。

    此刻他身体虚浮无比,像是大病了一场。

    夏若冰立刻走上来,紧张的问道:“孟阳,我妈的情况到底怎么样了?”

    “差不多了,再过几分钟应该就会醒过来!”

    孟阳无力的说道。

    “你去给我打点水吧,我想洗把脸。”

    看到孟阳额头上的冷汗,夏若冰第一次发现原来孟阳长得还是蛮帅的。

    “嗯,你等一下!”

    夏若冰毫不犹豫地[    xx]转身出去了。

    过了几分钟,于文凤还没醒过来,孔德武讥讽道:“你不是说,几分钟舅妈就会醒过来吗?

    这都10分钟,怎么到现在还没有醒?

    我早就告诉你了,中医只是骗人的把戏,可你偏偏不信,现在打脸了吧?”

    “这样吧,我们打个赌,如果病人醒过来,你就从此以后别再行医,并且说,给中医道歉!”

    孟阳看着孔德武笑着说道。

    孔德武楞了一下,不过他很有自信的点点头:“没问题,不过,如果病人醒不过来,我要让你在我面前跪一天一夜,然后从天海医院滚出去!”

    “可以!”

    于文凤此时躺在床上,仍旧双目紧闭,没有醒来的迹象。

    孟阳看了于文凤一眼,然后,伸手将于文凤身上的银针拔掉:“醒!”

    只见于文凤的双眼缓缓睁开,尽管脸色非常苍白,但脸颊上已经多了一丝红润。

    “妈!”

    这时,刚刚从外面打水进来的夏若冰,看到母亲醒来了,立刻把水放在一边,扑了上来。

    孟阳竟然就把母亲治好了。

    孔德武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不停的摇头:“这怎么可能?

    明明已经被判了死刑,怎么又活了?”

    孟阳望着他,冷冷的笑道:“没什么不可能,你救不好,只能说你的医术不到家。”

    “你……”孔德武张了张嘴,很想为自己辩解,可是怎么也找不到理由。

    “你不是说中医都是骗人的吗?”

    孟阳撇了孔德武一眼,冷笑道:“现在呢?

    你还敢说中医是骗人的吗?

    如果说中医是骗人的,那我想问你,我用中医治好你西医治不好的病,那你西医算什么?

    连骗子都不如?”

    孔德武脸色胀红,恨不得刨个地洞钻进去。

    他真的不愿意相信,中医竟然会有如此奇效,一个已经被判定死刑的人,怎么可能被救过来了?

    但是,他不相信也不行,于文凤确实已经醒了过来。

    孔德武垂着着脑袋,脸色苍白的往外走去。

    “愿赌服输,你就这样走了,算什么意思?”

    这时,孟阳的声音缓缓的从背后传来。

    孔德武缓缓的转过头,皱着眉头说道:“你想怎么样?”

    “我想怎么样?”

    孟阳再次冷笑道:“愿赌服输!”

    “事情不要做得太绝!”

    孔德武神色一狞,想起了之前的赌注,挣扎道:“我可以给中医道歉,但是,我绝不会离开这个行业!”

    孔德武从首都医科大学毕业,十年寒窗苦读,好不容易才年薪50万,怎能说走就走?

    让他给中医道歉没问题,可是让他一辈子不行医?

    打死他也不可能。

    “没想到,你居然是一个言而无信的小人,表姐夫,我开始有点瞧不起你了!”

    孟阳眼中露出一抹冷光。

    伸手一巴掌。

    “啊!”

    下一刻,孔德武感到脸上火辣辣的,牙齿都有些松动。

    孔德武捂着脸,瞪着眼睛看着孟阳,愤怒道:“我怎么说?

    都是你表姐夫,你竟然打我?”

    “你还知道你是我表姐夫?

    我就问你,刚才你是怎么对我老婆的?”

    想起之前夏若冰梨花带雨的样子,孟阳神情冰冷:“今天,你若不给中医道歉,若不离开天海医院,今天我只有把你打的半身不遂,让你一辈子做不了医生。”

    说着,孟阳又是一巴掌,孔德武惨叫一声,立刻倒飞出去。

    “王八蛋,你竟然敢在天海医院公然打人,还有没有王法了!”

    孔德武愤怒之极,掏出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喂,是王院长吗?

    有个神经病在医院里公然打人,我都被他打掉了三颗牙……好,您尽量快点,我等你!”

    挂断了电话以后,孔德武一脸狰狞的看着孟阳:“你完了,我告诉你,王院长和汪馆长是拜把子兄弟,等王院长过来,你就等着死吧!”

    “汪馆长?”

    孟阳皱着眉头。

    “连汪馆长都不知道?

    你竟然还敢打我,真是作死!”

    孔德武放肆大笑:“我告诉你,汪馆长传统武术总教头,就是在天海也能排进前10,你敢打我……”“可是和你又有什么关系呢?”

    孟阳无所谓的笑了笑,又是一巴掌拍了下去,孔德武顿时又飞了出去。

    还以为汪馆长有多厉害?

    一个武术教头而已。

    就在这时,病房的大门被人推开。

    “谁敢在我医院打人?”

    就看到,一名白须飘飘的老者从外气势汹汹的走过来。

    “王院长,你可一定要替我做主啊,我好心好意的给他丈母娘治病,他反过头竟然把我打成这样!”

    见到王院长,孔德无一把鼻涕一把泪。

    “你打的人?”

    王院长虎目一瞪,看着孟阳,神情不悦。

    “王院长,我建议你还是先搞清楚情况再说!”

    孟阳平静地说道。

    王院长今年60多岁,人情通达,听到孟阳的话,他眉头一皱。

    这才注意到病床上的于文凤,当他看到于文凤身上残留的针孔时,神情大震。

    “这是……”王院长不由呼吸急促了起来,惊呼道:“鬼门十二针?”

    孟阳抬头看了王院长一眼,没想到这王院长竟然认识他的针法。

    此刻的王院长,内心激动无比。

    鬼门十二针,是华夏失传的10套针法之一,有活死人肉白骨的功效。

    但是,5000年的历史长河,这无上针法早已经消失不见,可没想到今日既然再次重现人间,他能不惊讶吗?

    王院长激动的都在颤抖。

    “没想到,我王永庆有生之年竟然能见到鬼门针!”

    良久之后,王院长疑惑的看着孔德武问道:“我记得你好像是学西医的吧?

    你什么时候会的针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