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11章

菜单
    第11章

    幽兰阁中。

    翡翠含着泪收拾着碎花瓶,肩膀不停抖动。

    秦偃月趴在床上,看着她失落的样子,叹了好几口气。

    “翡翠,我没事,你别哭了。”

    翡翠抽了抽鼻子,“王爷跟王妃本就有嫌隙,又因为奴婢的事跟王爷吵架,您以后怕是,怕是”

    “我没跟他吵架。说出来你可能不信,花瓶是自己碎的,我跟东方璃都没动它。”秦偃月说。

    “王妃,您别骗我,花瓶好好的,怎么会自己碎裂?一定是你们两个吵架了。”

    秦偃月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杀气这种事,也懒得解释,“别乱想了,你收拾完花瓶后过来,我帮你诊断一下,现阶段只能祈祷不是患了肺痨。”

    翡翠的手一顿,花瓶碎片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她的身体剧烈颤抖,脸色变得惨白,“娘娘”

    她用力将头磕在地上,哽咽不停,“娘娘,奴婢没事的,奴婢就是染了风寒才咳嗽,不是肺痨,不是肺痨,娘娘不要赶奴婢走。”

    秦偃月愣了一下。

    这才后知后觉地想起,在这种地方,肺痨被视为极为不祥的病,一旦被发现,就会被清理到无人的地方等死。

    翡翠死命瞒着病情,怕的就是被赶出去。

    “我不是那个意思。”她的声音变柔和了些,“你现在的症状很像肺痨,但,肺病有很多种,感染的细菌也会有很多种。我要给你确诊后才能用药。”

    “放心,我不会赶你出去的,你的病,我会治好。”

    翡翠犹豫了一会,擦干眼泪,战战兢兢地来到秦偃月身边。

    秦偃月拿了一个杯子,抵在她后背。

    “你喊咦大点声喊。”

    翡翠照做。

    秦偃月仔细听去,能听到肺部有杂音,胸腔和肺部应该已经有了积水。

    但,用这种方法没法确诊。

    肺炎和肺结核在临床表现上有很多相似之处,确诊的话,需要通过痰涂片镜像之类的手段来确定感染了哪种菌。

    她现在没有条件。

    “翡翠,我先给你开个方子。”秦偃月要了纸笔来,写了几味药,“你先按照这个方子吃。”

    翡翠一直忐忑不安地盯着她。

    瞧着她好像没有要将她赶出去的意思,终于松了口气。

    秦偃月摩挲着戒指,这戒指,从出现了一瓶甘露醇之后就再也没了反应。

    她用了各种方法,想控制戒指,控制凭空出现的医药大楼,都以失败而告终。

    现阶段还是要保守治疗。

    按照她开的药,翡翠吃了一周。

    一晃,七天过去了。

    翡翠的病症并没有减轻,甚至还有加重的迹象,每每咳嗽都像是要将肺咳出来一般。

    秦偃月有些心急。

    若翡翠真得了肺结核,怕是已经到了开放性阶段,是会传染且无药可医,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她必须得采取措施。

    秦偃月拿了纸笔来,在上面写写画画,将草药调整了不少,重新开了药方,准备再让翡翠吃一个疗程看看。

    “王妃娘娘,饭菜来了。”翡翠推开进来,将饭菜放在桌上,看着她正涂画着什么,凑过去看了看,竟一个字也没看懂。

    “王妃在写什么?”

    “调整药方。”秦偃月说,“我在大夫给你开的药方里增减了几味药,先试试效果。”

    翡翠道,“我从来不知道娘娘还会医术。”

    “你不知道的多了。”秦偃月神秘兮兮地站起来,“翡翠,这是我的秘密,你可千万不要说出去。”

    翡翠笑着说,“奴婢一定不会乱说的,这天好冷,您快趁热吃吧。”

    秦偃月转过身,瞥见她的眼睛红肿,像是大哭过的样子,挑眉,“眼睛怎么肿成这样,又有人欺负你了?”

    从上次那个下马威之后,没人敢轻易招惹翡翠,她们的日子也好过了些。

    这才七天,又有不长眼的送上门来?

    “不,不是的。没人欺负奴婢,是奴婢养的猫死了。”翡翠又红了眼眶,“是我捡来的一只小猫,它乖巧可爱,非常粘人,最近它突然失踪了,今天在柴房里被发现,等我过去的时候,它看了我一眼就去了。”

    “我与那只猫同吃同睡,感情深厚,它死了,我一时伤心不已,就哭了一阵,还把眼睛哭肿了,让娘娘见笑了。”

    秦偃月猛地站起来,“那只猫每天都跟你在一起?每天晚上也跟你睡在一起?”

    翡翠点点头。

    “翡翠,带我去看看那只猫。”她皱着眉头,随意披了一件厚衣裳,匆匆忙忙来到埋葬猫的地方。

    她将猫从冻土里挖出来,拿了刀子,准备将猫解剖。

    “娘娘。”翡翠吓白了脸,忙跪下来,“它已经死了,您就放过它吧。”

    秦偃月不为所动。

    她用毛巾将鼻子嘴巴裹好,戴上羊肠做成的手套。

    猫是刚死不久的,天气寒冷,地表也结了冰,器官保存还算良好。

    她将猫解剖开。

    纵然已经死亡,切开的时候,还是见了血。

    看到血液之后,秦偃月双手颤抖不停,冷汗涔涔,费了好大功夫才解剖完毕。

    她仔细观察着这只猫的肺部。

    果然,猫的肺部呈现出不正常的病态,颜色不对,上面还有一些突起,是寄生虫肺炎的典型特征。

    这只猫,是病死的。

    “翡翠,将这只猫火化了。”秦偃月将头转向一边,让颤抖的双手停下来,“从今天开始,我给你重新配药。”

    “火化?”

    “对,火化,让这只猫化为尘土为安吧。”她说,“火化结束后,你来我房间一趟,你的病,我大概有了眉目。”

    翡翠看着小猫的尸体,跪在地上痛哭了一阵,按照秦偃月的吩咐,将它火化后掩埋,做成一个小小的坟丘。

    秦偃月踉踉跄跄地回到屋子里,脸色苍白不堪。

    她的手还在颤抖着,棉衣已经湿了大半。

    回到屋子里的时候,身体脱力。

    “本王尚不知,你对死猫的兴趣如此浓厚。”屋子角落里,东方璃冰冷的声音传来。

    秦偃月丝毫不惊讶,她自顾自趴到床上,“王爷来做什么?”

    “进宫。”

    “进宫?”秦偃月挑眉。